原油期货上升已满三周年 最新原油行情走势分析

原油期货 (304) 8个月前

转眼间,原油期货上市已满三年。

作为我国期货市场首个对外开放品种,原油期货自2018年3月26日上市以来,其“国际平台、净价交易、人民币计价、保税交割”的制度设计经受住了实践检验。尤其是2020年,面对国际原油市场的大幅波动,上海原油期货展现出较强的韧性和自我修复能力,总体运行稳中有进,价格独立性初显,较好反映了亚洲原油供需关系,与欧美原油期货形成良好互补关系;成交持仓大幅上升,境外参与度、投资者结构持续优化;市场功能发挥显著,规则制度获得国际市场广泛认可,呈现出良好发展态势。

上市三年,原油期货累计成交量11319.66万手(单边,下同)、累计成交金额44.10万亿元。2020年,上海原油期货交易量、持仓量均大幅提升:全年累计成交4158.58万手,累计成交金额11.96万亿元;日均成交17.11万手,日均持仓11.89万手,较2019年分别增长20.04%和312.93%。其中,一般法人、特殊法人日均成交量同比均增长近40%,合计占品种日均交易量约四成;日均持仓同比增长约4.8倍和1.5倍,合计占品种日均持仓约六成。

自2020年5月恢复夜盘以来,上海原油期货日盘日均成交占比从2019年的27%上升至44%,在亚洲交易时段发挥了更加积极的作用。在FIA公布的2020年全球能源类商品期货和期权交易量排名中,上海原油期货居于第16位,在原油期货中市场规模仅次于WTI原油和Brent原油期货。

市场规模和流动性的稳步扩大为原油期货市场的功能发挥奠定了扎实的基础。受疫情等多重因素影响,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断崖式下降致使国际油价跌至历史低位。

原油期货上升已满三周年 最新原油行情走势分析 (http://www.sibuo.com/) 原油期货 第1张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面对极端市场考验,上期所、上期能源充分利用规则,通过适时动态调整涨跌停板、保证金、仓储费,及时扩大交割库容(截至2020年年底,交割库点由2019年年底的9个增至15个,交割库容由2020年年初的355万方扩大至1190万方,约6788万桶)等一系列组合拳,有效释放市场风险,为全球原油价格重回理性平衡点发挥作用,维护市场稳定,为实体企业管理风险提供切实可靠、稳定有效的场所,助力实体企业渡过难关,切实服务实体经济。

一是帮助实体企业通过原油期货锁定价格,有效管理价格波动风险。企业在采购原油的同时,通过在对应月份期货合约上建立同等规模的卖出头寸,有效规避了运输期间的价格波动风险。二是实现期现有机结合,通过实物交割,有效解决了企业产供销难题。一方面,实体企业通过卖出交割,拓宽销售渠道。2020年3—4月,国际原油需求萎缩,油价大幅崩跌,石油公司长约合同和份额油销售极度困难。国内未来生产恢复预期上升,上海原油期货较境外出现溢价。

石油公司通过卖出原油期货实现了对份额油的保值增值。另一方面,企业通过买入交割,降低原材料成本。6—7月,因上海原油价格相对于国际市场贴水,石油公司通过从上海原油期货交割提货的方式,供应系统内炼厂,有效降低采购成本,为企业提供了额外收益。2020年,上海原油期货累计交割8515.9万桶,是2019年的4.8倍。其中,SC2008合约交割量达1385.9万桶,为上海原油期货上市以来单月合约最大交割量。三是通过原油期货扩大商业库存,提升我国能源安全水平。得益于上海原油期货快速扩大的交割库容和价格优势,境内外产业企业积极参与卖出交割,实现了石油商业储备的快速增长。四是推动保税现货贸易发展。2020年,原油期货仓单转让和期转现规模近5000万桶,呈现跨越式增长。企业通过仓单转让和期转现优化现货资源配置,推动了保税现货贸易发展。

上海原油期货与国际油价有机联动,同时更有效反映了国内基本面情况,价格独立性初显。2020年3月中下旬开始,伴随国内疫情趋稳,复工复产加速推进,上海原油期货价格较境外市场率先企稳,客观反映我国原油市场供需的真实情况。6月以后,随着境内原油供应和库存逐步充裕,价格开始小幅贴水国际油价。以上海原油期货结算价计价的原油在交割出库后,转运到了韩国、缅甸、马来西亚等国家,相关国家涉油企业在现货贸易中更加关注上海价格,说明上海原油期货价格在客观反映国内供需的基础上,逐步由境内到岸价向亚太地区贸易集散地价格转变。

上市第三年,上海原油期货在平稳有效运行的同时,立足产业需求,参考国际惯例,在交易机制方面进行了优化完善,提升市场深度。

2020年10月12日,原油期货TAS指令及日中交易参考价正式上线。作为我国期货市场推出的首个结算价交易指令,原油期货TAS指令上线以来运行平稳,境内外大型石油公司、贸易商、炼厂正逐步参与。截至2021年3月25日,TAS指令总成交量5298手,成交金额14.06亿元。TAS指令的推出,有效提升了基于上海原油期货结算价计价交易的套期保值效率。其中,产业企业在仓单转让套期保值上运用TAS指令进行操作,实现了TAS指令服务实体功能的初步发挥。未来,随着TAS指令逐渐为更多产业企业所了解和运用,将进一步拓展上海原油期货结算价在现货贸易和金融投资中的运用场景。

对外开放方面,上海原油期货的境外参与度不断提升,同时业务规则和制度已得到国际监管机构、行业组织和市场参与者的普遍认可。截至2021年3月25日,上海原油期货境外客户分布在五大洲(亚洲、非洲、欧洲、北美洲、大洋洲)23个国家和地区,有68家境外经纪机构在上期能源备案。继2018年完成香港自动化交易服务(ATS)注册,并成为新加坡认可的市场交易者(RMO)后,上期能源于2019年加入FIA成为其会员。同年,中国证监会正式批复上期能源为“合格中央对手方”(QCCP)。2020年,上期所、上期能源被纳入欧洲证券及市场管理局(ESMA)的第三国交易场所交易后透明度评估正面清单。

2020年,上海原油期货有效应对了极端市场风险,运行质量和市场规模大幅提升,为实体企业管理风险提供了切实可靠、稳定有效的工具。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下一步,上期所、上期能源将积极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在证监会党委坚强领导下,继续深耕原油期货市场建设工作:一是持续优化TAS指令,研究价差合约,推进交易机制创新,持续深化市场服务;二是加快上线原油期货期权,稳步推进天然气、成品油期货研发,不断完善产品序列。

同时,切实维护国家能源安全,在保运行、保稳定的前提下,保障我国能源企业利益,扎实推进原油期货功能发挥,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进一步发挥期货市场资源配置枢纽功能,深化金融改革开放,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助力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发表评论